沙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齐欢》

沙迦小说网(adshu.cc)

首页 >> 齐欢 () >> 第七百六十二章 她是谁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adshu.cc/175089/

第七百六十二章 她是谁(1/2)

僧人说完从怀里拿出一本佛经摆在李煦面前。  “李施主心中烦乱时,可以拿来一观,佛说不起心不动念,不分别不执着,或许能够给施主一些帮助。”  僧人站起身离开。  李煦看着僧人远去的背影:“大师是准备立即走了,还是要在此地逗留些时日?”  僧人转身道:“僧人随缘。”  僧人离开了屋子,李煦将目光落在面前的佛经上,他从不信鬼神,人能依靠的只有自己,这些年他看了清楚,许多人不在意过程,只会看到结果。  比如先皇承继皇位,无论他用了什么手段,坐上了那个位置就没有人敢指责他。  简王如此谋算,母亲最终也只能攀附简王,希望从简王身上获取些利益,而他这个私生的孩子,逃不过被人辱骂、耻笑的命数,对错从来都是强权说了算,如果软弱低了头,不过只能换来片刻的安宁,下一次恐怕就要跪在地上。  这世上的软弱太多了,他看过了,不想让自己变成那般。  李煦起身去巡营。  村子周围点了火把,以此为营地也算有所屏障,方才慌乱的队伍重新变得井然有序,不同的是多了沉重的气氛。  首战他算是输给了宋成暄,而且天一亮还不知道面对的是什么形势,也许他已经走入宋成暄的牢笼之中,想要破局并不容易。  护卫上前禀告:“村子里没有粮草。”  李煦点了点头,这是意料之中的事,徐清欢将人都带走,不可能会留下东西给他们。  李煦继续向前走去,这村子他很熟悉,可不知为什么今夜在村子中走动的时候,有种特别的感觉。  就好像眼前的一切与记忆中和他现在看到的都不一样。  李煦走到了处空地上,他当年离开的时候曾说过将来农事好了,可以在这里搭建敖仓,用以存储粮食。  村中的人都当做笑话来听。  虽说朝廷鼓励他们耕种,但这么冷的地方收成很少,别说搭建敖仓了,根本不够糊口,村中人还要打猎、放牧才能维持生计。  敖仓对于他们来说的确有些太远了。  李煦向前看去,眼前忽然一阵恍惚,不知什么时候空地上竟然多了两个敖仓,眼前的景象顿时变了。  本来冷清荒凉的场景一下子鲜亮起来。  空地上许多百姓正在围着一个女子说话。  “明年夫人和董先生还会来吗?”  那女子声音清澈:“董先生找到了更为耐寒的粮种,开春的时候就会帮大家一起耕种,还是老规矩,种子我们带给大家,今年若是收成好,就要上缴秋粮做赋税。”  “夫人,旁边村子里的人来了想要见您,也是为了耕种之事。”  李煦站在那里,看着不远处的女子,那女子梳着圆髻,穿着淡青色衣裙,背影让他熟悉又陌生。  他熟悉她的声音,却不熟悉她如此装扮,更不知眼前的一切是何时发生的。  恍惚间。  女子已经被人簇拥着向前走去,眼见就要消失在他面前,女子似是想起什么,似是要转头向他看来。  李煦心跳如鼓,仔细地看着。  却在那女子转身之间,那景象忽然变得十分淡,如同一张落入水中的画卷,渐渐地化开来。  李煦皱起眉头快步上前,可这样一动,眼前的一切顿时去得无影无踪,敖仓不见了,百姓不见了,那女子也不在了。  李煦的心忽然一片冰凉,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冲入胸口,半晌才缓过神来,他这是怎么了?  那出现的是他的幻觉?又或者是他的妄想。  被称呼为“夫人”的女子,声音竟然像是徐清欢。  如果那一切都是真的,徐清欢在这村子里,建起了敖仓,教百姓耕种,也是为了宋成暄,难不成这预示着他会输了奴儿干,宋成暄和徐清欢两个人最终会完成他少时的志向?  可他却又觉得这一幕如此熟悉,就像发生在他身边一样。  李煦向身侧看去,空荡荡的一无所有。  两次异象来得都这样突然让他无法掌控,尤其是那女子,偏偏要在她转头之际,所有一切都跟着散去。  如同有意安排似的,就是不给他最后的答案。  李煦怔忡着,半晌微微一笑,在知晓他与简王的关系之后,他也是这样笑着,老天好像格外与他过不去,他到底做错了什么,非要走到这样一条路上来。  李煦走回屋子,明日大战他需要摒除所有的杂念,好好休息一会儿。  闭上眼睛,那女子的背影却再次出现在他面前,他总觉得她转过头来那一刻,是想要向他微笑。  “怎么就热起来?”  “九爷之前出去受了伤,不让说,不准您知晓。”  模模糊糊中,李煦感觉到肩膀一疼,仿佛有人在挖他的血肉。  “伤口淋过雨,已经溃烂了,受了伤为何不医治?人前的颜面就那么重要?”  声音中带着关切和埋怨。  她好似离他很近,只要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她的面容,可他却没有这样做,而是静静地躺着,虽然皮肉疼痛却让他觉得安宁。  一双手在他肩膀上忙碌着,柔软的手指不时地碰触到他,他很想将那只手捉住,却又觉得这样的举动是否太过软弱。  人不会败给别人,只会败给自己,过于放纵和沉迷都会让自己变得普通,忍人所不能忍,随时保持冷静,才能掌控一切看清前路。  李煦想到这里,几乎立即地他睁开眼睛向床边看去。  桌子上只有一杯冷茶。  李煦起身,忽然觉得肩膀一阵疼痛,他拨开衣襟看过去,原本被庾二爷刺伤的地方,那浅浅的伤口不但没有愈合,而且还有些溃烂。  


状态提示: 第七百六十二章 她是谁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